blackened orange

墙王(名字太长不想打了)

依旧是温皇×慕少艾拉郎,这是这么久以来的存稿(结果也没有多少)

OOC预警

3
“呼呼,老人家既已成了温皇先生的病人,此症当然是由温皇先生做主医治,又为何询问慕少艾的看法呢?”
温皇闻得此言,忽的抬起头定定的看着他,那眼神含着几分趣味,更多的却是探寻和不明的危险。他生的俊美,眼睛细长,隐隐有些上挑,在这张面容上本是无比和谐的,却也因了它让这面容凭空多了几分薄情之感,而这感觉在他露出这种表情之时,尤为明显。
慕少艾虽是一时看不见,但像他这样的人,只要还能喘气,都能感受到对方现在投注在身上的、宛如实质的目光。他故作正经地以袖遮了遮自己算得上秀丽的面容,装模作样地叹起了气来:“温皇先生这般热情,纵使是老人家向来英俊,也是会不好意思啊。”
“哈,先生说笑了。”
“耶,老人家对温皇先生信心满满呀。”
闻言,温皇只叹了口气。
“唉,如此倒是温皇不是了。”他慢悠悠地从床旁挪到书桌边,拿起笔,在纸上了起来。
慕少艾笑了。
“先生此症,源于受创过重,脑中瘀血未清,造成压迫。吾开了药方。如今是四月初,到了月末,你之症状应有好转。”
言毕,温皇又将方子审视了一遍,把它放回桌面上。
慕少艾听着温皇之言,面上八风不动,心下却是一片冰冷。
怎会是四月初……
明明他死去那日,天上还飘着飞雪。
他借口身体不适,还需再做休息,顺利的摆脱了对方兴味十足的目光。
温皇是有礼之人,本着“以诚待人”的基本原则,开心的离开了。

4
慕少艾在神蛊峰住了下来。
凤蝶原先还感觉自家主人结识了一个看上去很靠谱的朋友,开心了好一阵,以致剑无极对她的几次调笑都被她的好心情忽视了过去——这反让对方不大不小的忐忑了些日子。
然而这样的好心情并未能持续太久。
当凤蝶在同一周内第五次看到躺在摇椅里晒太阳的慕少艾时,她微笑着放下了手里的茶壶。
这微笑持续到她看过了旁边并排在躺椅中歪着的神蛊温皇,就忽然消失了。
像它从不曾出现过一般。
“主人,”女孩有着一把冷冽却不失柔软的嗓音,她看着自己实际上的养父,认真的说,“我要求休假。”
蓝色衣服的人摇动羽扇的动作停了下来。
“主人,我想和剑无极去东瀛看看。”
神蛊峰的主人努力的睁大一双细长的眼——似乎很久没有什么让他这样意外了,这句话让这个退隐已久的人身上迸出了些许久违的剑气。
慕少艾侧过头去看他,末了恢复了之前的姿势,闭上眼假寐,一副两耳不闻身旁事的模样。
就在这个时候,在后院转了一圈找人的剑无极唤着凤蝶的名字走了过来,手中擎着一支初开的桃花。见到几人均在此地,俊俏的剑客不由多了点局促。
剑无极乃何许人?天才剑者也。他迅速恢复了平时没心没肺的模样,完全没感觉到气氛的怪异,将花枝递给了凤蝶。
“剑无极!”
“剑无极。”
凤蝶的语气急促,是对他的担忧和一如往昔的暗示,她一边叫着剑无极的名字,一边不忘去看温皇的表情。
温皇念剑无极的名字,语气是温柔的。他的语速很慢,发音也很清晰。但每当一个字说出口,他身上的剑气就更明显三分。
剑无极沉下声应着他,一面仔细的观察着他的状态,做出了应战的准备。
就在凤蝶以为神蛊温皇,不,也许是任飘渺要出手,她决心又一次挡在剑无极前面,尝试化解矛盾的时候,意想不到的人动作了。
慕少艾的手很稳,动作也很轻。因此当他按下任飘渺正要抬起的左手后,在场的人都愣住了。
“慕先生……”
他向着凤蝶摇了摇头,止住了对方未完之语。
“温皇先生,”他面带歉意,“此乃家事,吾身为外人,于理不应出手。然剑无极少侠曾救吾一命,于情,慕少艾不能袖手,冒昧请先生暂退一步。”
温皇饶有兴致的看了他许久,最终目光落在慕少艾有些变色的手上,轻轻的叹了口气。
“慕先生果真非凡人也,吾这一臂上,有十数种毒物,你竟到现在还没有中毒的反应,真是趣味。”
怎会是没有反应?慕少艾苦笑,早些年他对大部分蛊虫做过算得上是彻底的研究,而那努力的成果使得他支撑到现在。换作正常人,在触碰到神蛊温皇的右臂之时,怕是就被蛊虫啃噬殆尽了。
“先生谬赞。”
“温皇一向以诚待人,”两重身份的人眯了眼,“先生的提议,吾答应了,就是不如慕先生可愿和在下打一个赌?”
“愿闻其详。”
“先生医术绝伦,温皇向往已久,不如借此机会,你我二人切磋一番,如何?”
“哈,”中了毒的人苦笑,“不知可有时限?”
“五日。”
“白眉毛的,我这个老丈人虽满腹黑水,但剑无极不至于就怕了他,你不必——”
“我答应先生。五日后,一见分晓。”
TBC

希望有生之年能把坑填完😂
感谢看到这里的小天使们

夕日已死

阿图姆×马哈德
时间在三千年前,私设阿图姆知道马哈德去找巴库拉。
有肉渣,有刀,也算有糖(划掉)
ooc,文笔渣,慎入
@神嗜–喜欢摸鱼的咸鱼
求不杀😂

换装play

游戏王初代同人
王样×马哈德

♡私设甚多

♡文笔堪忧

♡ooc

https://m.weibo.cn/1673315531/4076284126077372

感谢神嗜太太和我讨论这对小天使!!!图太棒了!!!(比心 @神嗜–喜欢摸鱼的咸鱼

一辆手推车

冷西皮史策,史艳文×公子开明

文笔渣,上车需谨慎

忽然发现前面用的是繁体字😂

http://m.weibo.cn/1673315531/4074256897482284

阿图姆×马哈德

文笔渣,描述无能,ooc
谨慎上车

http://m.weibo.cn/1673315531/4073896623384333

自古墙王是一家

☆期末攒人品
☆神蛊温皇×慕少艾,拉郎慎入
☆只有ooc属于我
☆接受良好者下拉吧_(:з」∠)_

2
日光正好。
大好的阳光透过半阖的窗,在蓝色的床帐上投下一片暖色。
神蛊温皇靠在椅子上,手里拿着一本关于中原的古籍。他的姿势说不上良好,看起来颓废的像墙边的一摊泥。但惊奇的是,这样的坐姿并没有减损他带给人的那种儒雅之感,相反,带着几分慵懒的人看起来更觉亲切。
算来这人在他的床上躺了也有七日。凤蝶为人良善,对这人照顾的体贴。剑无极为这件事还吵闹了几日,但作为发现此人的第一人,却也对这人挂着心。
这人差不多是时候醒了。
投在床帐上的光抖了抖,紧接着,床帐被一只纤长白皙的手撩开。
温皇不动声色的坐在那里,看着那人缓缓地,吃力地坐起来。
不过七日,那伤好了还不过半,这样折腾想必是极痛的。那人却只用右手按着胸前的伤口,坐直了身子。
看他旁若无人的动作,温皇翻了页手中的书。
听到响动,那人一双琥珀色的眸子蓦地看向了温皇的方向,那眸光虽带着几分初醒的迷茫,却依旧锐利。但在那目光触及温皇之前,就又迅速隐去了。如果不是他目力极佳,定会以为自己方才是看错了。
“啊呀呀,天下间竟还有此等妙手,敢问恩公大名?”
“神蛊温皇,不知阁下如何称呼?”
“在下慕少艾。”
“哈,知好色则慕少艾,真是好风流的名字。”
“呼呼,好美是人的天性,温皇先生见笑了。”
寒暄至此,两人一时无话。
倒是慕少艾开了口。
“温皇先生,我昏迷了多久?”
“不长不短,正好七日。”
“不知外面风向如何?”
温皇一怔,明白他意指并非是天色如何,只意味深长的笑了,“天气如何,端要先生自己看了。”
“啊呀呀,”慕少艾笑得有几分苦涩,他用剩下的左手在自己的眼前晃了晃,“许是昏迷时间太久,老人家这眼睛暂时是不好用了。”
温皇这才从躺椅上站起身来,几步走到床边坐下,伸手去把慕少艾的脉,而对方在他走过来的时候就很配合放下了捂在伤口的右手,伸了出来。
一截皓腕低垂。
温皇的手指轻轻地搭在那人的脉管上,感受着这具身体中生命的脉动。
他收回了自己的手。
“慕先生,同为医者,依你之见,此症何解?”

【婆主有病系列】自古墙王多一家

☆愉悦自我(*/∇\*)
☆我就存个稿
☆偶偶西预警

是日天朗气清,惠风和畅,神蛊温皇一往如昔的躺在躺椅中,细细的风温柔的抚摸他的脸。中原久无大事,他在家闲赋已久,也甚觉无聊,只随便看些书打发时间。
听到凤蝶的惊呼之时,温皇正在翻手头的一本古籍。
他闻声抬起了头。
“怎么了,凤蝶?”
这便是这一切的开端了。

1
温皇看着床上昏迷的人。
从医数十载,他见过无数濒死之人,这些人大多仓惶而无助,充满着恐惧。少有几人面带平静,却也不像面前之人一般,有所留恋却能走的无悔。
这人白眉白发,面容祥和,忽略掉这人年轻的外貌和左眼下看起来无比突兀的黥纹,感觉像极了传说中某种善良又仁慈的仙人。
这病人在没有任何抵抗的情况下在胸口受了一掌,心脉受创极重——攻击他的人显然是一个高手。然而令他惊讶的是,在如此之重的创伤下,这人还残存了一口气,虽愈发微弱,但仍有一丝生机。
正是这一丝生机,他才得以力挽狂澜,棋行险招,用新研发的蛊虫修复这人的心脉。
至于效果如何……
感受着白发之人逐渐有力的心跳,温皇一双狐狸似的细眼眯得更小了,隐隐约约能看出内中闪烁着的愉悦的光。
趣味啊~
这伤重的人啊,你要用什么来报答神蛊温皇救你一命之恩呢?

【俏策】只是一個片段

♡喝醉的兩隻
♡偶偶西矚目
♡想開車又失敗了的我

沒有問題的話~( ̄▽ ̄~)~

魔界的夜色,比起人界的,確是多了幾分昏暗。
藍色的下弦月高高懸掛在天際,瑩瑩的散發著幽幽的光。
俏如來手中的酒盅里殘酒已冷,但他好似沒有發覺一般的繼續把酒盞送到了唇邊,欲將這冷酒一飲而盡。
一隻蒼白的手制止了他。
那是一隻很美的手。
手指修長,骨節分明,在冷月的光輝中覆了一層淺淺的光。
這隻手蒼攜著夜晚的冷意,輕輕的按在了他的手上。
俏如來緩緩的抬起頭看他。
視線交錯,魔微彎了眼,燦金的眸子中映出了他的身影。
他們貼的極近,近到他可以完整的看到魔臉上的任何一絲變化。
他注視著自己的殘影,良久,兩人都沒有動。
時光彷彿在這一刻靜止了,最後,策君無法忍耐這僵局一般率先垂下了眼,俏如來依舊靜靜地看著他。
從他的角度,可以準確的看到魔侷促地垂下的羽睫,密密地在眼下投出一小片陰影。
魔喚了他的名字。
俏如來。
他幾乎從未聽過魔這般叫他的名字,那聲音輕飄飄的,飄的讓他殘餘的意識都模糊了起來。
太近了,近到可以感受到對方氣息彿在臉頰,那氣息夾雜著微微的酒氣,卻忍不住想再近一些。
他忍不住靠過去,將一個吻輕輕落在魔的薄唇上。

【素千】拇指千叶

♡可能只是一个段子
♡ooc属于我⊙▽⊙

素贤人不知从哪搞来了一颗莲子。
许是近日正道无事,素还真得了闲竟种起了花来。
莲花的生长是需要很长时间的,素还真本做好了长年等待的准备,但事情的发展确实出乎了素贤人的意料。
那是一个悠闲的午后。
素还真刚刚放下手中的茶盏,猝不及防的,他便听到了微弱的声音。
青涩的花苞脱去了青色的外衣,露出了里面黑色的内里,紧接着,黑色的花瓣悄悄的,缓慢的展开了。
一瞬间,他嗅到了一阵莲花的清香,伴着细细微风,铺面拂过。黑莲绽放的那刻,他不由得怔住了——在那一刻间,满池盛放的莲花都像是畏惧着什么一般,仓促的收起了花瓣。
紧接着,这花瓣簌簌地抖动了起来,远远看去似是簇拥着一个白色的影子。
那小东西从花心探出头来。
素还真好奇的凑了过去。
圆圆的小饼脸,圈圈的漩涡眉。
除了发色和体型大小,他竟是和素还真长的一模一样。
察觉到素还真看过来的视线,那小小的身影动了动,努力的想要从花瓣中抽身出去。但是花瓣的高度太高,小家伙努力挣扎了许久,还是禁不住脚下一滑。
摔倒了。
素还真忙凑上去,捏着着小小的人的领子,把他提起来,小心的放在手心里。
软软的触感在手心散开,素还真的心底柔软了一片,静静地看着他从手上挣扎着站了起来。
“不属天,不属地,生于三界之外,不灭六道之中,神人唯吾,千叶传奇。”
他披散的乌发迤逦散于腰际,高昂着小小的头颅,黑色眼眸中仿佛藏了星星。
“你之名字?”
“吾乃素还真。”
“跟我回家吧,小千叶。”
“随你。”

【素千】寻友

☆自己挖的坑哭着也要填完
☆冷到北极的冷西皮
☆有人物黑化,请慎入
☆可能会有重口味的描写(反正现在还没写到)
☆吃我安利😂

1
叶小钗是听说过千叶传奇的名号的。
不只是某个好友频频替他刷的存在感,他过去也经常从同僚的万古长空口中听到这个名字。
千叶传奇的传言,从来不少。有言他睿智机敏,智谋思虑不下于素还真。有言他理智冷漠,完全不懂正常人类的感情。
每当这个时候,叶小钗总能想起,好友素还真谈起这个人的时候,眼角眉梢勾勒出的温柔的弧度。
所以当他敲开对方的家门,却看到黑发的人一身休闲,穿着轻松熊的围裙,手中还拿着散着热气的菜铲的时候,内心不免是有几分微妙的。他苦笑了一下,露出了一个带着几分歉疚的眼神。
“叶小钗?”
“千叶传奇,关于素还真失踪的事情,我有些话想要问你。”
2
虽然早就知道千叶传奇的面容和好友几乎一模一样,但第一次亲眼所见,叶小钗还是不免有些晃神。
若说接过千叶递来的茶杯时,他还没有从对方的面容上回过神来,当对方开口提醒的时候,他就已经完全清醒了。
“打搅你了,抱歉。”
“无妨。”
千叶点了点头,漆黑的眸子中透露出几分笑意。他轻啜了口茶,有微微的苦涩在口中散开。
“素还真失踪,你的反应似乎很平淡。”
千叶传奇的瞳孔突然收缩,有复杂的情绪在他的眼眸中散开,衬得那眸子愈发漆黑幽暗。
“长空死后,我们便分手了。”
叶小钗张了张嘴,却发现自己竟不知该说些什么,万古长空死前的种种历历在目。他知道,对于那人的去世,自己的内心有着无法明说的愧疚。
就在气氛陷入凝重之时,对面的人竟忽的笑了起来。
他惊异的看过去,只在那人脸上看到未完全褪下的带了几分自嘲的笑意。
察觉到他的视线,千叶摆了摆手,“我只是好奇,他失踪之前见到的最后一人,是谁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