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lackened orange

让我们在北极互相依偎取暖吧(* ॑꒳ ॑* )⋆*

桃花梦

*群里的产粮活动。主觞渊,隐风月,雷慎入。

*ooc

*我流设定

*接受良好欢迎下翻

1.
“海境没有桃花吗?”
少女身在一片绯色的云彩中游荡,粉色衣衫在花丛中若隐若现。她本就是一阵抓不住的风,来往间带下不少花瓣。
未得到他的回复,少女在花枝间探出头来,娇俏的面颊和旁的花朵相映成趣,“阿觞?”
“啊?”少年闻声回过神来,那张俊秀的面容上带着几分难为情的模样,还好少女现在的重点不在他的脸上,自然而然的忽略了他这一瞬的僵硬。
“确实不曾见过。”
“道域的桃花,和中原一般的绚丽。”
说话间,粉衣的少女已到了他的身前,头上还带了些花瓣,彰显着方才在花丛中的所作所为。
“飞渊,”他忍不住微笑了起来,“花瓣。”
他拿下了那些零落的花朵,把这些春天的产物聚拢在手心,盯了一会,末了才恋恋不舍的松开了手。
“阿觞喜欢桃花吗?”
“喜欢。”只因这种花和飞渊很像。
“等到事情结束了,可以和我一起回去看仙舞剑宗里的桃花,”她的眼睛亮亮的,
是说到喜欢事物兴奋的模样,“有一棵桃树,有我们两个人合抱起来那样粗呢。”
“好啊,”他说,“天南地北,我们一起去。”

2.
今夕何夕?
飞渊在门前最年长的一棵桃树下醒来。
今年的桃花,也开的非常繁密,远远望去,像极了一片绯色的云。
起风了。
那被强行剥离的花瓣在风中挣扎,无果,只能落入泥土,陷入沉眠。
飞溟持着一根竹杖走了过来,有些病恹恹的样子。与忘今焉一战后,本以为命不久矣的人,竟是这样一日日挨了过来,在继续学习仙舞剑诀的日子中,逐渐恢复了生机。
他在飞渊面前停下,一张秀雅的面容不悲不喜,“外面凉,回去罢。”
“飞溟师兄……”
少女压抑着颤抖的声线开口,却未再发一言。
轻叹了口气,飞溟在她身侧坐了下来。他没有说话,只轻轻抚了抚她的发顶,拿下了几片花瓣。
“飞渊,你可喝过桃花酒?”

3.
“师兄心中也有忘不掉的人啊……”
“有啊。”飞溟抿了口酒,微微笑了起来。那笑容太温柔,像极了当年某个人看向自己的眸光,飞渊怕被这光灼伤一般,想移开视线,却又忍不住再看几眼。
“他现在过得很好。”
“但是你过得不好。”
“已经很好了,”他微微笑着,温柔又腼腆的模样,“得知他很好,就已经够了,况且,我已经在好起来了。”
“有些人,你知道他还好,比自己好还要开心。”
“所以,你的阿觞一定也希望你能好好的。”

4.
半梦半醒间,她好像又回到了当年两人在中原的日子。
桃花温柔的盛开着,不时有一些花瓣落下,轻柔地抚摸着她的脸。
北冥觞在树的对面站着,挺拔修长的身姿,端是一副好模样。
他微笑着看她,以他褐色的眼眸——那目光柔和如同冬日阳光般照拂着她。
少年始终未发一言。
她目不转睛地盯着他,小心翼翼的走过去。
“阿觞?”
“阿觞。”
仿佛是触动了魔咒一般,方才澄明的天际瞬间变得昏黑,刹那间狂风鼓动,吹得一树繁花簌簌而落。
她恍若未觉。
落雨了。
阴沉的天色,瓢泼的雨势,两个湿透了的人。
风摧雨折,方才还喧闹的枝头只余一片凄凉。只有一地残红彰显着它们曾存在过。
“阿觞……”
她轻声呢喃着,去拂垂在他眼前的一缕发,触手冰冷潮湿,她不由倒吸了口气。
“你怎么这么冷……”
一道闪电划破天空,照亮了她潮湿的脸——确是狼狈不堪,也不知是雨水还是些别的什么。
“别哭啊……”
少年微笑着把自己的外袍搭在少女湿透的肩头——他知道同样湿透的衣服起不到任何作用,但还是不由自主做了这样无意义的举动。
他的脸庞同样潮湿着,甚至还有水流不断地在向下淌着。
少女抽了抽鼻子看着他,眼中的水光像是要溢出来,但是她忍住了。
“我会努力实现我们的梦想的,”她的声音哽住了,“仗剑走江湖,走南闯北,行侠仗义……”
“……现在我可孝顺了,”她顿了顿,“当然也会记得替你多看看陛下。”
“所以安心的走吧,”她用袖子大力擦了一把脸,力度大到看的人都觉得痛,“等到阿觞你转生之后,一定会听到飞渊女侠的大名的!”
“啊,”他轻轻地拭了拭她有些发红的脸颊,“你一定可以做到的。”
下一刻,一个冰冷柔软的吻落在了她的额头。
大梦将醒。

5.
飞渊撑起有些昏沉的脑袋,唤醒身边的师兄。
一片花瓣从她的额头上飘落,掉入面前的水坑中,在水面上晃了两下,不动了。
蓦地,几滴水毫无征兆的打在那片花瓣上,它象征性的挣扎了几下,便沉入了坑底。
雨停了。

6.
遇此良人,不知今夕何夕。

看了预告,不知为何想起1984,果断来看了。
画面超级棒,声优也很用心,剧情很流畅,逻辑也没什么问题。总之这么多年看过的国产动画里最用心给力的了。
内涵的问题,鉴于不同的人感受不同,也不好剧透剧情,就不再多讲了,总之五星好评推荐。

【空明空】一个脑洞

先扔在这,可能会写也不知道什么时候……
没看过十二国记,单纯觉得设定超级棒

十二国记的梗

“如果先生肯将他交给我,作为修罗国度的策君,我可以担保在我有生之年,本国不会进兵中原。”
有着一张苍白娃娃脸的魔说完这一长段话便停了下来,垂下头去看史艳文怀中小小的孩童。
那患了巨骨症的小和尚紧紧的皱着眉,不知道在做着什么噩梦。
难道他是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?
一手执着降妖宝杖的魔伸出了另一只手,想要抚平与那小脸一点也不般配的皱褶。
他的动作停住了。
史艳文垂下眼,看着怀中主动抱住魔的手的孩童,目光中的复杂被他纤长的眼睫掩盖。
明明是只冰冷的、甚至连血腥的气息还没有散去的手,不知为何,那孩童竟抱的死紧,甚至咂了咂嘴,在梦中露出了满足的笑来。


****
他们什么时候同框啊啊啊啊啊啊啊想了这么久着急死了!!!

【温藏】花吐症(下)

★ooc
★已经不知道在写啥了
★来个太太拯救我吧!!!

7
“神蛊温皇,你唔……”
柔软的嘴唇相贴,灵活的舌趁势而入,没有防备的,藏镜人败下阵来。他反手去推那黑心医生,却没什么结果,就连躲开的动作也被对方按在脑后的手封锁,只好睁了一双带着怒气的碧眼瞪他。
“好友,这个时候还睁着眼睛,真是不解风情啊。”
温皇惬意的笑着。他看上去心情很好,似是回味着方才的滋味。
“你最好给我一个解释。”
“唉,我可是为了好友你啊。”
这句话出口,放在过去,藏镜人定会反唇相讥,然此刻竟是失去了回应,温皇一怔,摇动羽扇的手停了下来。
“千雪找了很多典籍。”
昔日的罪魁看似没头没脑的冒出了这句话,但他知道这并不是无意之言——这后面就藏着他想要的答案。
“曾有人倾心于一人,那人却不知。有一日这人忽然咳出许多花来,没几日便死了。”
温皇垂着眼眸听着,乌黑的一双,衬着白皙的皮肤,温润如玉的模样,谁想到这下面是怎样的一颗莫测的心。
他正认真,讲故事的却停下了。
“然后呢?”
“神蛊温皇向来算无遗策,你猜如何了?”
藏镜人带了几分笑问他。
罗碧生的极好,这看他的胞兄便知,但他向来不露面于人前,少有的也冷硬的让人无法正视。如今这微微一笑,就像那铁树开了花。那散发着柔和目光的蓝眼睛,那因了迤逦散下来的夹了银丝的乌发,那长久未见日光的苍白皮肤……
天下第一毒只觉喉中干痒难耐,剧烈的咳嗽起来。
他咳出了一朵花。
和之前的并不一样,这是一朵白色的雏菊。
他在前任战神并不承认的担忧目光中微笑,抓着对方的肩头,狠狠的吻上去,力度大到像是要把人拆吃入腹。
然后赶在对方揍人之前开了口。
“罗碧,吾要你。”
回答他的,是落在右脸上的一拳。
“这种事情,我早就知道了。”
藏镜人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,平淡的说道。
*******
ooc剧场(我真的好想这么写)
温:你骗我。
藏:(喝茶)
温:你竟然……
藏:风水轮流转,你也有今天(继续喝茶)。
任:剑——
藏:(打断)神蠱峰太远了,你今晚住下吧。
温:……
温:你自己说的。
(当晚)
藏:飞瀑——
温:(扑倒)

花吐症(上)

温藏     花吐症(尝试片段式灭文)

★冷西皮日常自我挣扎
★这一对莫名的戳我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可能有毒
★ooc有
★求太太产粮啊啊啊!!!

1
神蛊温皇咳出了一朵花。
那是一朵金黄色的花,有着些微的甜味。神蛊峰的主人将它放在手中端详,发现不过是普通的鼠耳草。
这植物,作为医者,他自然认得。《本草拾遗》中记载为:鼠曲草,生平冈熟地。高尺余,对有白毛,黄花。《荆楚岁时记》云,三月三日,取鼠曲汁蜜和为粉,谓之龙舌,以厌时气。山南人呼为香茅。取花杂樟皮染褐,至破犹鲜。江西入呼为鼠耳草。《本草正》中也有关于它的记载:大温肺气,止寒嗽,散痰气,解风寒寒热,亦止泄泻。
一时间,诸多记载在他的脑海中徘徊,然纵使天下第一毒盯着这朵花看了许久,也看不出这小小的一朵除了作为一个可以入药的植物外其他的可能。
他长长的叹了口气,中间断断续续又咳出了一朵相同的花朵。绝顶聪明的人少见的有些疑惑——其中却不乏夹杂了些愉悦和期盼来。
2
千雪孤鸣匆忙来到神蛊峰的时候,见到了前来迎接的义女。
“温仔他闭关了?”
“是,主人前两天出现了一些异状。”
“什么?”
“义父,你看这个。”
一方素色的帕子被凤蝶小心的展开,露出了里面包着的两三朵金黄色的小花。
千雪孤鸣小心翼翼的端详了颇久,目光从它繁复的三层花瓣落到它排成伞房状的头状花序,末了还轻轻的闻了闻它的味道。
“鼠耳草?”
“主人前几日,咳出了这些花来。”
“……但我看了许久,这确实只是普通的鼠耳草。”
“主人他……”
“相信他吧。”
3
千雪孤鸣到底没能等到神蛊温皇出关。
他在对方出关的三天前收到了一封飞信。
凤蝶看着他读完那封信,面色变得有些阴郁,不禁问他。
他摇了摇头,道:“等到心机温仔出关时,告诉他去一趟正气山庄。”
说完这句话,他又和义女寒暄了几句,便离开了。
4
神蛊温皇出关之时,除了面色略微苍白之外,看上去像是那病从未发生过一样。
凤蝶如实转述了狼主的话。
“正气山庄?”医者,也是毒者眯了一双眼睛,手中羽扇摇摆,如同他挥而不去的心绪。
凤蝶没有说话。
“哈,”神蛊峰的主人兴味的笑着,眼眸中带着点散不去的冷意,“那便去罢。”
5
正气山庄里面的人看起来不大好。
神蛊温皇到的时候,千雪正要离开,见他到了,竟是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表情。
饶是神蛊温皇一向聪慧,也体会不出那表情的真谛,只笑了声,摇着羽扇向里屋去了。
6
屋内燃着安神的香。
病着的人被遮掩在一层薄薄的床帷后。神蛊温皇慢慢走到床边,那人甚至都没有察觉,只安静的阖着眼,一动不动。
他从未想到能再看到这样的罗碧。
脱去了冰冷的面具,前苗疆战神有着一张算得上儒雅的面容。苍白的皮肤,斜飞入鬓的眉,乌黑的眼睫,安静的像是正在死去。
他的目光凝在那两片颜色寡淡的薄唇上,舍不得离开,末了还是忍不住想触碰。
他确实这样做了。
一个小心翼翼的吻落在了干燥的嘴唇上。
就像是干涸的大地遇了水,初始他动作尚轻柔,然看着那人颤动的眼睫,以及不自觉皱起的眉,他不禁啃噬起了对方薄唇,仿佛是用自己的动作恢复它的生机。
“罗碧。”
“罗碧。”
指间缠绕着对方的乌发,神蛊温皇嘴唇凑近了那人的耳朵,唤着对方的名字,笑得勾魂夺魄。
“神蛊……温皇”
身下的人被他的动作惊醒,不住挣动,却因为敌不过温皇的力气而失败了。
被压制的人虚弱的喘着气,从神蛊温皇的角度可以清晰的看到他额上冷汗涔涔,带着眉毛和鬓角浸湿了一片。
神医这才回过神一般,去摸他的脉搏。
这一探脉,他竟是怔住了。
来时观罗碧面色,应是到了这病的中后期,但这脉相显示却只是轻症,而这种征象,和自己发病初期何其相似……
藏镜人见他面色冷凝,又忽的想起什么一般,摸起了自己的脉相,末了忽的恢复了一直从容淡定的模样。
“怎样了?”
“好友,此症温皇已有解法,不过……”
“不过如何?”
“还望好友,切莫见怪啊。”
罗碧忽的看向他,正看入一双乌黑如深渊一般的眼瞳,那主人正无声的笑着,掩不住的欢欣。
这笑容在这人身上,果然看起来过于诡谲,也不知他又在谋算什么了……
神蛊温皇欺身而上的那一刻,藏镜人几乎可以来看到那人身后背景中具现出的一朵朵绽开的小花。
******
罗碧:EXM????




降魔记

♪之前的脑洞,今天想起来码了一点
♪ooc
♪冷逆星人,挖坑不知道什么时候填……我真是个罪恶的人

1
诺大的林中猛的传来一阵骚动,惊起了一群飞鸟。
俏如来停下脚步。
这青年身着白袍,白色的发丝一半编起,垂在脑后,眉心是殷然的一点红,瞧起来委实俊俏,俨然是神鬼故事中妖魔喜欢的那款白面书生模样。
他察觉到了一阵妖气。
说是强大,这气息感知起来委实微弱,夹杂着空气中淡淡的血腥气,他猜想那妖魔应当是受了重创。
“妖怪哪里去,受我一剑!”
他思绪未消,便见方才思虑的主角——一个黑色的影子在空中闪过,眼看着向他的方向来了。俏如来甚至做好了出手的准备,谁知下一瞬它竟是错身而过,就要闪躲到后面的丛林中去了。
不料身后的道士紧追不舍,一排符咒出手,正正挡在了那妖物身前。受此一击,它褪去了黑色的掩护,显出了本来的模样。
它看起来像极了狐狸,尖尖的鼻子,以及八条毛茸茸的、像流火一般的金色尾巴。仔细看去,不只是尾部,它的耳边和四肢足部的绒毛皆是流动着类似的金芒。
他看的正出神,这生灵蓦地回过头看那道士,一双灿金的眼中闪烁着莫测的光。
“道士,吾不曾害于人类,亦无意与你动手,然吾之耐性有限,劝你速速回头,否则——”
“休要多言,拿命来!”
那道士一双横眉倒竖,手中暗暗捏了个诀,下一刻整个人便凌空而起。只见他剑华一闪,凌厉的剑气夹杂着纯正的道门正气瞬间扑面而来。
对面的阵仗甚是惊人,对比之下这妖物的反应却是平淡。
莫不是受伤过重?
俏如来定睛一看,它的毛发确是好几处都已变得潮湿,一缕一缕的贴伏着,连地上的足迹都沾上了血迹。
他心念一转,竟是上前一步,将它护在了身后。
“少年人,闪开!”
道士收手不及,那锐芒眼看着就要刺入他的身体。下一瞬,一片黑色的云雾正正挡在落剑处,道士与这巨大的力量冲击,丹田一滞,吐出一口血,被繫飞落在后方。
“为何……”
“开明兽九首九思,聪慧异常,俏如来本以为只存于传说之中,不料今日竟有幸一见。”
“哈,”妖兽轻笑出声,“汝名俏如来?”
不想它有此一问,俏如来一怔:“正是。”
“吾记着你了。”
“不知阁下如何得知——”
“妖物,你如何控制了他的心智!”
它看着那已然重伤的道士坚持着举起的剑,金色的眼眸闪烁,妖冶如地狱中不灭的火。
忽的,天色暗了下去。方才一片明朗的森林被一片晦暗笼罩,飞鸟纷纷受惊而起。
俏如来不禁抬起头去看天。
一瞬间,有妖逼命而去。
黑暗散去的瞬间,俏如来愕然。
漆黑尖利的指甲,抵在那道士的脖颈。抬起手的妖已化了人形,乌黑的长发潮湿,迤逦的从肩头垂下,他定睛看去,发现那是浸了血。
“小道士,吾最后问你一遍,走是不走?”
“你杀的了我一个,我的师兄会替我报仇的。”
“哈。”
妖物笑了,他一边笑着,一边放下了手。
“愚昧至此……”
“你走吧。”
“你不杀我?”
“以后莫再如此莽撞了,魔物不是都有我这样好的性格。”
劫后余生的人愣愣地摸着自己的脖子。定定的看着一身玄衣的妖物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“当心!”
他猛地回神,正看到那妖物脱力般的倒了下去。下意识的捞了一把,入怀的冰冷让他不由得又怔了怔,目光转到这魔的脸上,才回了神来。
妖魔生的都这般好看吗。
昏过去之前,他模模糊糊地想。

2
“你醒了?”
意识初醒,便有人在身旁说话。他侧了头看过去,只看到一片白色。
是那个无辜卷入的路人……
不过这人算得上无辜吗?
他撑着酸痛的身体坐起来,看着床前正坐着的年轻人——这时看来,他才发现,这白发者竟是名和尚。
这让他的疑惑更深了些。
“先生似乎有话要问。”
白发的佛者拈着手中琉璃穿成的佛珠,不咸不淡的说着。他说着目光看去,见到了对方膝盖上沉睡的妖物,心头五味陈杂,又是一怔。
“你,那个时候……为什么要救它?”他初出茅庐,道观中的教育让他认定妖物不该生存于世,何况是等级更高的魔物。幸而他天性纯善,没丢了性命,然前日发生的一切依旧让他很难接受。
“道长认为,妖魔之物皆当不存吗?”
“妖物狡猾凶残,魔物更是杀性非凡,多少人族遇害?!”
“哈,”佛者放下了手中的珠子,轻柔的抚摸着怀中争论的重点,“此魔非凡,受创极重才得以被你追逐。当日最佳的方法,莫过于挟持俏如来以令先生撤退,但它并没有这样做。”
“就凭这一点?”
“就凭这一点。”
俏如来的眼眸太清澈,他与之对视,觉得像是被针扎了一下一般,躲开了目光交流。
“先生之伤,还须慢养,俏如来不便打扰,先离开了。”
“你要带它一起走?”
“是。”
“你让我如何放任你带它走?”
气氛一下子凝住了。
良久,俏如来从怀中拿出一张符咒,平展在他面前。
“这是神蠱峰上高人的符咒,”他顿了顿,说,“能够克制魔物的杀性。”
他一面说着,一面讲那符纸贴在了那狐狸脸上,引起对方睡梦中一个不满的喷嚏。
“这样,道长安心了吗?”
“我如何信你?”
“出家人不打诳语。俏如来告辞了。”

一个片段

这厢温皇还正兴致勃勃的说着,忽的面上被盖上了一张还温热的面具。
那一刻非常漫长。
他一瞬间安静了,透过那面具的空隙,能看到罗碧湛蓝的眼眸含着未知的怒气,离他越来越近,直到呼出的气息拂在他露出的皮肤上。
罗碧皱着看起来还有些秀气的眉,吻在了自己的面具上。
但是变成了煮熟虾子的人,却有两个。

脑补的两个人还很年轻的时候的片段,大家521开心哈( ͡° ͜ʖ ͡°)✧

单纯的抱怨,不知道还能算什么

总觉得父母在意作为他们的“女儿”这个角色远远大于这个人的本身。然而这样抱怨也并不能让我的心情好任何一点,估计是期末和生理期将至的双重负荷吧。日常怀疑人生。

负能量这么满,只能说抱歉了。

夕日已死

阿图姆×马哈德
时间在三千年前,私设阿图姆知道马哈德去找巴库拉。
有肉渣,有刀,也算有糖(划掉)
ooc,文笔渣,慎入
@神嗜–喜欢摸鱼的咸鱼
求不杀😂